论正言

谢明

2014.11.06

 

中国有句话:公说公有理,婆讲婆有理。这种现象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。在信息不对称的条件下,人们试图凭幻觉、想像、常识去恢复省略了的信息。这样做的结果往往会导致误解或误判。

 

例如,一只100毫升的杯子,装了50毫升的红酒。公说:我看见一只装有50毫升红酒的杯子。婆回答说:不对,我看见一只装有50毫升空气的杯子。于时,两人争执不休, 公说公对,婆讲婆对。在这个例子中,隐含了两个是非。首先, 它隐寓了人的是非,即: 公与婆的对错。其次, 它隐寓了事的是非, 即: 杯子是空的还是满的。这个例子给予人们众多的启示。

 

第一条启示:构筑和谐社会的前提是不去《论人是非》,或不去评论人的对错。原因很简单,被评论的人受信息不对称的影响,他或她的是与非是难以断定的。评论的人也会受信息不对称的影响,他或她的评论也难以正确。因此,在信息不对称的前题下,《是》可能是《非》,《非》也许是《是》。

 

第二条启示:构筑和谐社会的前提是不去《论事是非》,或不去评论事的对错。原因也很简单,事情越复杂,评论者感官的局限性也就越容易导致偏差,恰恰是这种偏差,它应验了人们常讲的盲人摸象。

 

至此, 人们也许要问: 如果不去论人是非, 也不去论事是非, 那么, 人们平时应该谈论什么? 评论什么? 答案是下面第三条启示。

 

第三条启示:构筑和谐社会的前提是《论人之是》和《论事之是》。道理很简单: 趋利避害,或扬正避负。也就是讲, 对任何人或任何事,只评论是的一面,决不去主观臆断非的一面。这也导出了正言的内涵。

 

纵观全球, 不同的民族在论人及论事的习惯上有相当的差异。发达的西方国家的民族习惯是《论人之是》和《论事之是》。所以,在西方国家, 做人很自在。西方国家的人们喜欢去赞扬、鼓励他人。这种现家背后的原因就是无条件地论人之是和论事之是。

 

在东方国家, 有些民族的习惯是《论人之非》和《论事之非》。这种现象导致人言可畏, 使得做人要象乌龟(永不露头)或活鱼(永不开口)。

 

一个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要从正言抓起,即:提倡无条件地《论人之是》和《论事之是》。只有这样,才能时刻传递正能量,化人言可畏为人言可贵。

 

另一方面,一个民族的复兴必须从正言开始。只有正言,才能促进正思,只有正思,才能促进正行。只有正行,才能实现富裕与强大!

 


| Office: N3-02C-96 | Phone: (+65) 6790 5754 | Phone: (+65) 9837 9612 | Fax: (+65) 6791 3712 | Email: mmxie@ntu.edu.s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