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一代的人才要学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

谢明

2009.5

(刊登在新加坡<<联合早报>> (2009年5月))

 

二十一世纪的竞争,人才资源被放在第一位。正如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所说,新加坡要从知识型经济(knowledge-based economics),转变为创新型经济(innovation-led economics)。然而,创新要靠一大批高学历的人才。正因为如此,新加坡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培养博士生。新加坡本地大学也把博士生的培养,列入对大学老师的一项重要量化考核指标。

 

但是,在大量扩招博士生的情况下,如何有效地培养博士生已成为一个突出的问题。从理论上说,培养博士生有三种做法:

 

一是海外培养。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,就釆取了这种方式。它为中国的高等学府和企业,培养了一批有国际视野的高端人才。其实,新加坡本地大学也受益于这种模式。因为,新加坡本地大学的大部分老师,是从海外获得博士学位的。

 

二是联合培养。这种模式顺应两种需求:首先,有些学科需要兼顾区域的特性。比如,商业和管理。在中国和新加坡,有不少MBA和EMBA就属于这类的联合培养。其次,一个国家必须具备,独立培养高层次人才的能力。那么,学习和掌握这种能力的一条捷径,是让本国老师和国外大师们共同合作办学。在此基础上,去联合培养高端人才。 新加坡本地最著名的实例是,从2000年开展至今的新加坡-麻省理工大学联盟(Singapore-MIT Alliance)。

 

三是自主培养。当今世界,竞争尤其激烈。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,只能靠自己去实现。依靠外力,自己永远只能处于二流水平。所以,在人才培养上,中长远目标应该是,依靠本国大学的老师们,去培养出一流的高学历人才。

 

现在,人们不禁要问,这个梦想能否实现?

 

这里,本人就自身的经历和经验,归纳出牛顿式培养法。供读者借鉴。

 

牛顿是位伟大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。他在睌年,成为一名专心的神学家。然而,他说过一句名言。那就是,“如果我比一般人看得远,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” 其实,牛顿的这句话,道破了一个天机。那就是,牛顿指出了培养博士生的科学方法,即:真正的人才要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换言之,一个能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,要有三种能力:一是辨别谁是巨人,二是能自己爬上巨人的肩膀,三是能自己在巨人的肩膀上站起来,并且看得更远。

 

显而易见,根据牛顿式培养法,一个真正的高学历人才,要经历三个培养环节:

 

一是培养兴趣。现代学科,有五花八门的分类别科。每个分支,都有巨人(或大师)。一个有潜能的年青人,不可能把有限的精力,投放在众多的学科上,去实现建树。而是要问自己,对哪门学科感兴趣?俗话说,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。其实,在大学里,培养年青人深造兴趣的最好方式,是开设研究型的硕士课程。

 

二是培养能力。一个有潜能的年青人,一旦选定了研究方向,他(她)所面临的下一个问题是如何全面了解该研究方向的历史和现状?换句话说,这个研究方向的巨人是谁?他(她)们的成就有哪些?只有客观地面对这些问题,并找出答案,才能真正地爬上巨人的肩膀。从而,防止弄虚作假,把自己吹捧为巨人。

 

三是培养眼光。一个能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,同时要有向远处看的能力。否则,他(她)还不算是高端人才。因为,没有自己眼光的人,只会“温故”,而不会“创新”。所以,一个有潜能的年青人,要独立地知道自己学科的未来趋势。更重要的是,他(她)要有能力去描绘出自己学科的未来蓝图。也就是说,他(她)要证明自己能够创新。

 

我想,以上三步曲,是牛顿式培养高学历创新人才的方法的核心所在。只要按照牛顿式培养法,去设计我们大学的教研大纲,亚洲国家一定能够自主地培养出一流的高学历人才。从这个意上说,牛顿也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。

 


| Office: N3-02C-96 | Phone: (+65) 6790 5754 | Phone: (+65) 9837 9612 | Fax: (+65) 6791 3712 | Email: mmxie@ntu.edu.sg |